我後悔了。

也好想念以前的家,只有那裡是承載我少女時期全部記憶的地方。

後來啊,可再沒擁有過那麼溫暖明亮、寬寬敞敞的臥室了。嬰兒藍的牆壁上掛滿了折扇和面具,床底的抽屜藏了很多漂亮的花箋和香水瓶子……想想我十幾歲的時候實在有太多「無用的美麗」了。

臥室喏,連著一個小小的露天的陽台。我好喜歡半夜爬出去哼歌,大人們睡了,我和大蔥、白菜、絨絨的落雪坐在一起發呆,聽廣播里講鬼故事。

要贊美小陽台,可以每個冬天都扔水果出去凍著吃。

後來被阿娘發現我總是插個耳機坐在外面,她好緊張,但其實我也沒有要尋死,只是發發呆。雖然最後她還是把這個陽台封起來了,不過露天不露天也沒什麼分別,不落雪進來,我也還是可以發呆。

現在沒有地暖了,我也總是想躺在地上……廣東太冷了,只能躺在鋪好電熱毯的飄窗上,不像以前有身嬌肉貴但是溫溫熱的木地板。還有遮光窗簾!北方的冬夜真長,可反倒是那時候我才有完全遮光的大窗簾,現在每一天都盼著晴天,可我也醒的很早。

想回东北看雪了。要是昨天在东北,我就可以穿个戴帽子的羽绒服,像小时候一样,冷冷静静把自己埋在门口花坛的雪地里,大脑空白地对着天空呵白气。

呵个三五分钟,心如止水得躺到牙齿发颤再爬起来。拍拍身上的雪,就能脚步轻快地回家去。

萬人如海一身藏。

年紀大了反而很愛過節。

這種膚淺的、直觀的、人造的快樂成本實在太低了。滿眼的珍珠寶石絲絨緞帶,迷人的紅和金。

我失去耐心了,無法不迷戀這種輕飄飄的快活……即使和物欲無甚關係,可我確實是開始喜歡這樣的唾手可得了。

還有一點也讓人開心——到處都在打折哇!

雙倍積分到店有禮,大家都做出「願意吃一點虧雙方都開心」的體貼姿態來。不過也無所謂什麼姿態,碰上這種喜氣洋洋的噱頭,掏錢總掏得心甘情願了。

好喜欢冬天喔,到处毛绒绒的,就算是纸糊的热闹也有几秒钟真快乐了………想要像小时候一样用手套捂住脸咯咯咯笑起来。

迫不得已換了還沒來得及洗的舊睡衣。

還沒套上就聞到上次穿噴的Rose Noir,香氣和衣服一樣,一種滑溜溜的炭灰色,藥感迷人。

這一支買得巧,明明前中後哪兒也沒寫廣藿啊,可是一噴出來,傻眼了,是和停產的stella一樣鮮明的廣霍玫瑰啊,猶如故人歸。

太喜歡了,埋頭下去深吸一口氣猶嫌不足的喜歡。

「節肢動物與人類親緣關係甚遠,令人有「恐怖」之感情有可原,把蝦、皮皮蝦翻過來觀察肚皮,時間稍長就覺得毛骨悚然。」

好像故地重游。

希望故園不要再給我開門了,每次進去都踩得一腳泥巴,不知道哪裡會陷下去,真的開心不起來,非常痛苦,走在窄窄的窗檐上,往底下看看那麼深那麼深,害怕。

真的很辛苦。每一天都開心不起來。
被黑壓壓的烏雲追趕著,喘不過氣來,胸口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