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回来也还是会想到从前,哪怕心里无波无澜像还没开春时候的松花江一样瓷实,甚至也会想到他在NJ走过从前的路是什么心情。


啊这句本来是想顺手发微博的,可现在写微博觉得会被太多人看到了,小号也不行,大号也几乎算被ex当时的几个女孩毁掉了,失去了讲话的欲望也没有可以讲话的地方。

我好像有一點明白Sammi為什麼要原諒他,甚至我在想,有個人讓你一直不得不原諒也蠻好……這大概是不正確的。


對我來說,原諒或報復、或者其他什麼結果都太「重」了,其實人一旦move on就完全不再迷惑了不是嗎。

我以後買M記的套餐都不喝可樂了。

只喝咖啡好不好。

我要保护好她,挡在她前面,谁都不可以伤害她。

翻之前清空的微博截图。


「似乎和泰国菜特别有缘分,也不是说有多爱吃啊,就是好多重要的瞬间都能联系到红咖喱绿咖喱。偶尔路过翻翻菜单,觉得冬阴功里全是眼泪,火车头里盛满心碎,噢对了还有菠萝饭,壳子还扣在谁头上呢,香喷喷。」


我在想哦,你赋予感情是不是爱上层楼。

我的公式愛人今天第一次講了「愛你」。

我後悔了。

也好想念以前的家,只有那裡是承載我少女時期全部記憶的地方。

後來啊,可再沒擁有過那麼溫暖明亮、寬寬敞敞的臥室了。嬰兒藍的牆壁上掛滿了折扇和面具,床底的抽屜藏了很多漂亮的花箋和香水瓶子……想想我十幾歲的時候實在有太多「無用的美麗」了。

臥室喏,連著一個小小的露天的陽台。我好喜歡半夜爬出去哼歌,大人們睡了,我和大蔥、白菜、絨絨的落雪坐在一起發呆,聽廣播里講鬼故事。

要贊美小陽台,可以每個冬天都扔水果出去凍著吃。

後來被阿娘發現我總是插個耳機坐在外面,她好緊張,但其實我也沒有要尋死,只是發發呆。雖然最後她還是把這個陽台封起來了,不過露天不露天也沒什麼分別,不落雪進來,我也還是可以發呆。

現在沒有地暖了,我也總是想躺在地上……廣東太冷了,只能躺在鋪好電熱毯的飄窗上,不像以前有身嬌肉貴但是溫溫熱的木地板。還有遮光窗簾!北方的冬夜真長,可反倒是那時候我才有完全遮光的大窗簾,現在每一天都盼著晴天,可我也醒的很早。

想回东北看雪了。要是昨天在东北,我就可以穿个戴帽子的羽绒服,像小时候一样,冷冷静静把自己埋在门口花坛的雪地里,大脑空白地对着天空呵白气。

呵个三五分钟,心如止水得躺到牙齿发颤再爬起来。拍拍身上的雪,就能脚步轻快地回家去。

萬人如海一身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