傷了拇指,削掉了一塊兒肉。


出門在外有點不方便,忍不住隔半個小時就哼哼著把傷口亮給他看。他到後來非常無奈又很愛惜地說:「這是你長這麼大受過最大的傷了吧」


我腦海裡忽然又掠過那麼那麼多幅畫,痛苦的翻滾的,水母一樣的疤痕,合不上的抽屜上晃蕩的黃銅鑰匙……很久很久過去了,我仍然像一隻爬進了凍檸七里的獨角仙。


可不管怎麼樣,我現在當廢物當的好開心的。


一定要這樣想,一定要認為我是嬌滴滴花園洋房裡養大的女孩子,一定要記得我受過最大的傷就是手指掉塊兒肉啊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京口瓜洲一水間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