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起来,我有个特别不体面不文青的爱好:吃大蒜。我喜欢蒜味儿的烤面包和青豆子,喜欢扇贝里的蒜蓉粉丝,还有饺子肘子羊腿子火锅调料,我样样离不了蒜。

为什么说不体面呢,北人在南,这点就体现的更明显些。以前见过德基底下的超市卖酱肘子,货价上一排码得整整齐齐,每块都十分硕大,酱汁如胶一般裹着皮肉,黑红透亮,颤巍巍,诱人如空巴士。不知道这边的肘子是不是也用冰糖和黄酱熬(哪怕不是呢,我看一眼也馋得慌。)我在家的时候,总是先把肥瘦相宜的部分切下来,切厚厚的,第一片直接吃,第二片蘸酱油蒜泥,天哪想想太美了。

当然不否认,食物也有其美感差序。要不然汤唯作为文艺女神,接受采访时也就不必斟酌香菇菜心是否比红烧肉更体面了。人类啊,要是不会「比」就好了。

大蒜和臭干子这类吃食,每每吃到就想到肉食者鄙四个字来:《红楼梦》里林妹妹嘲笑湘云吃鹿肉,被湘云一句「是真名士自风流」呛回去;《浮生六记》里沈复嘲笑芸娘爱吃臭豆腐和酱瓜,芸娘的答案简直可算不卑不亢——「情之所钟,虽丑不嫌」。然后自己就更加理直气壮,仿佛有了同盟军,我真是小家子气啊。

【食物美一点无非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,而已而已。】

评论